1. <dl id='34x8'></dl>
      <ins id='34x8'></ins><span id='34x8'></span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34x8'><em id='34x8'></em><td id='34x8'><div id='34x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4x8'><big id='34x8'><big id='34x8'></big><legend id='34x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i id='34x8'></i>

        2. <tr id='34x8'><strong id='34x8'></strong><small id='34x8'></small><button id='34x8'></button><li id='34x8'><noscript id='34x8'><big id='34x8'></big><dt id='34x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4x8'><table id='34x8'><blockquote id='34x8'><tbody id='34x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4x8'></u><kbd id='34x8'><kbd id='34x8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34x8'><strong id='34x8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 id='34x8'><div id='34x8'><ins id='34x8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34x8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一直想看你跳芭蕾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1

              她是他母親同事的女兒。那年,她來他傢時,隻有八歲,他也八歲。他被母親屈辱地拽過來和她比身高。一比,她高出他整整半個頭。她腿長,經常在門前和他的姐姐們跳皮筋。休息時,她驕傲地揚著下巴,踮著腳尖。她母親說她在少年宮學芭蕾,跳《天鵝湖》,舞蹈老師看中瞭她一雙修長的腿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他矮矮的、圓圓的,被太陽曬得很黑。她便跟著他的姐姐們一道,喊他冬瓜。那時的他也有自尊,覺得自己被羞辱瞭,於是,心裡就想:黃毛丫頭,一臉雀斑,醜得很;腿長得螞蚱腿似的,好看嗎?想到這一點,他幸災樂禍地笑瞭在惡作劇的遊戲裡,他經常折斷螞蚱的腿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十年後,他去北方讀一所大學。其時,他已高大英俊,內心充滿驕傲。一次,母親從城裡同事傢回來,告訴他,女大十八變,那小女孩已出落得美麗動人瞭,現在已經是小學教師,教音樂和舞蹈。他心中一動,還是淡淡一笑:是嗎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母親交給他一封信和一盒磁帶,是她讓他母親轉交給他的。信裡,她說,她很後悔當年喊他冬瓜。信封裡夾瞭幾張照片,是她在市裡舞蹈大賽獲獎的照片,照片中的她,修長挺拔,像一棵高高的白楊樹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他想起往事,淡淡一笑。信,最終被留在抽屜裡,磁帶被帶到學校。那是童安格的專輯,通過磁帶,他學會瞭那首《午夜的收音機》,沒事就哼上幾句“……在你遺忘的時候,我依然還記得……”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又是二十年過去,他已分配到傢鄉的這座城市工作多年。一次偶然的聚會,主人介紹他與她認識。彼此的眼眸中泛起似曾相識的記憶。他驚異於她的變化。一襲黑紗,一張潔白的臉,異常的憂鬱和美麗。不變的,是她優雅的脖子和揚起的下巴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聚會結束時,主人才跟他說起她的變故。這時,她已經到瞭人流如梭的大街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他飛奔著沖瞭出去,尋找她。她停住瞭,平靜地朝著他微笑。她比他,矮瞭許多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俯下身軀,他做瞭一個驚人的動作——單膝跪地,側過臉貼著她的長腿。他感受到的是金屬支架的冰涼。淚,流瞭下來。時光仿佛在那低頭的一瞬輪回,他依稀想起,從八歲那年以後,夢裡常常出現一個影子,高高揚起下巴,踮起腳尖……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時光如夢,他看著她。他隻說瞭一句話:其實,我一直想看你跳芭蕾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三十年後的相見,她那雙跳《天鵝湖》的長腿,在一次帶學生春遊回來的路上,被一輛狂奔的汽車奪走,換回瞭兩個孩子的生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