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eatdr'><strong id='eatd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span id='eatdr'></span>
    <dl id='eatdr'></dl>

      <i id='eatdr'><div id='eatdr'><ins id='eatd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eatdr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i id='eatdr'></i>

        2. <tr id='eatdr'><strong id='eatdr'></strong><small id='eatdr'></small><button id='eatdr'></button><li id='eatdr'><noscript id='eatdr'><big id='eatdr'></big><dt id='eatd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atdr'><table id='eatdr'><blockquote id='eatdr'><tbody id='eatd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atdr'></u><kbd id='eatdr'><kbd id='eatdr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<ins id='eatdr'></ins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eatdr'><em id='eatdr'></em><td id='eatdr'><div id='eatd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atdr'><big id='eatdr'><big id='eatdr'></big><legend id='eatd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一生的愛之水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
              認識他時,她29歲,因為腿疾,二十多年來她根本不曾體味過愛情真正的滋味。他32歲,父母雙亡,為供兩個妹妹讀書,至今未婚。

              為瞭這樁婚事,她父親答應給他們一套裝修豪華的房子,在公司裡為他剛畢業的妹妹安排瞭職位,條件是:他必須照顧好自己行動不便的女兒。

              他是個溫和的男人,不大說話,卻很細致。他為她洗澡按摩,把她從六樓上背下來,推著她去看海,甚至,逼著她每天早起鍛煉,哪怕隻是扶著他勉強走幾步。

              她在電腦前寫字或者玩遊戲的時候,他就在廚房裡,照著菜譜,做她喜歡的紅燒魚,煲各種各樣的粥。每天晚上,他把她浮腫的腳握在懷裡,一寸一寸細致地按摩

              所有的人都說她運氣好,遇上這麼溫柔體貼的好男人,不知道是幾世修來的福氣。

              她聽瞭,淡淡地笑,心裡並不覺得虧欠他。男人沒有文化,不懂文學不懂藝術,更不懂得她的心。他們在一起,連一句多餘的話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婚後第三年,父親的公司因為投資失誤,所有的資產都被抵押瞭出去,包括他們住的房子。父親一急之下,心臟病突發,竟撒手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帶著她,在市郊租瞭一套很小的房子,光線很差,電腦接不上寬帶。她走不出去,平時的工作就靠網絡,跟男人說瞭幾次,讓他找電信局的人想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每次男人都答應得好好的,但是轉天,又總是把答應好的事情忘得一幹二凈。那段時間男人變得特別忙碌,晚上她睡醒一覺瞭,還不見他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終於,在她又一次洗腳時不小心將腳盆弄翻,眼看著漫延到床上的水,將床單被褥一點點浸濕,她的心,也一點點地冷瞭下去。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來時各自飛。更何況,他們原本隻是相互交換,而今,她沒瞭籌碼一無所有,他當然不會再顧及她,要飛出去找自己的路瞭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晚上,她擬好瞭離婚協議,收拾好自己的東西,等到九點,男人仍然沒有回來。她突然就很憤怒,再也沒有耐性等他回來,打電話讓表妹來接她。

              表妹推著她,從那條街走出來,正要打的,突然,在街角的地方,她看到瞭那個熟悉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是他,在那傢生意火爆的燒烤攤前,她看到他正滿頭大汗,一手端著一盤魚,一手端著滿滿一盤羊肉串,穿過吆五喝六的食客,把東西小心放在客人的桌子上,又飛快地轉身,奔向另一桌,謙卑地笑著送走客人,手腳麻利地收拾著桌子上的殘肴

              她呆呆地看著,淚水不爭氣地湧瞭出來。表妹早已失聲喊瞭出來,姐夫,你怎麼在這裡?

              男人看著突然出現的她,有些不知所措,尷尬地搓著雙手,半天才說,我去電信局問過瞭,人傢說裝寬帶要一次繳清一年的費用

              他又急急地掏自己的口袋,掏出一大把零碎的票子:喏,再差五十就夠瞭,你再等兩天,兩天後,保證讓你能上網又低瞭頭,輕聲說,爸爸去瞭,我得照顧好你。可是我,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

              她淚流滿面。這愛之水,是從心底流出的,每一個分子,都浸潤著他濃濃的愛,是她享用一生的愛之水。